韋帕颱風襲台,成傷兵一名。

大概沒幾個人像我這樣倒楣,一天滑倒兩次,又不是剛學會走路的小娃娃走甲踄踄倒,事實已經造成了皮肉傷免不了,只得接受,往好的方面想至少還有一邊能動沒摔傷。

對於這個颱風是後知後覺,昨晚收看氣象已發佈陸上警報,除了清頂樓排水孔將小盆花移到牆邊外,還要將漏水處接的水舀空,夜裡雨勢不小,早晨先上樓巡排水孔,才剛想到腳下的拖鞋底太平可要小心走,滑壘1立刻發生,一屁股跌坐水窪,還慶幸手只是小撞一點點瘀傷而已,誰知今天是什麼日子,下班就出狀況還摔得不輕,這應該是這輩子第一次因颱風而受傷。

宣布停止上班、上課,對我們沒節日也沒所謂的颱風假來說就是要上班,上回聖帕已用了一天年假,早上看起來雨並不大當然上班去,一方面也不好再請假,而今天也只有兩位同事沒到。中午等了半個多小時才吃到便當,下午的工作又是頭痛的新產品,光靠一人想辦法解決又累又煩,五點一到有種解脫的感覺,照平常的路線刷卡、上樓關機器,走出門口正巧見一位主管站在平常常走的側邊樓梯處,於是改直走大概才走了三步,咚咚咚順著階梯跌下來,幾分鐘前倒垃圾時才提醒自己小心走,這樓梯已不是第一次有人跌倒,這一撞手腕、腳踝、背全中,手當場腫起瘀血,騎到半路越覺不對勁腳非常痛還是趕緊去看醫生。

風雨越來越強感覺快被吹走了,一身狼狽進入診所,撩起褲管才發現腳踝也腫了,貼藥纏繃帶右手右腳共三處,醫生還問颱風天不是休息嗎?是啊,心想若不是去上班也不會帶了一身傷回家吧,真不知是太衰還是今天本來就不該去,敷了藥的手這下怎麼在雨中騎車,醫生好心的給我塑膠袋和橡皮筋用來套住擋雨,拿了藥走到門口風雨交加,今天一整天都待在室內再加上機器運作聲,不知外頭的風勢雨勢是不是漸強了,站在門外強風吹襲夾雜著雨,光一個穿雨衣的動作,不靈活的手竟耗了好幾分鐘才完成,眼睛望著雨心裡突然有種無助。

詭異的是回到家手痛腳痛是一定的,卻連脖子也好像扭到下巴也出現疼痛,難道連自己都搞不清楚怎麼摔的,記憶的搶背式還是連滾帶爬?真希望不要有什麼後遺症才好,現在背也開始痛起來,今晚到明天肯定會很難受,真是禍不單行,牙痛接著喉嚨痛現在才是真的大痛,走路滑倒居然比摔車嚴重。

雨還要下多久呢?希望天氣快快放晴傷趕快好起來,雖然右手不行還有左手,右腳不行還有左腳,但慣用右手有些動作還是不方便,腳連將車立起的力氣也沒有,為了上一天班付了更大的代價,想想真是划不來啊。

下雨天地面濕滑,請小心。


創作者介紹

生活。調色

lyf8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