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機車才買一年多,一點小刮傷都覺心疼,這下重摔處處是傷。

記得以前哥哥在玩重機,有個朋友叫「犁田最速男」,想必是三不五時就犁田。我不想犁田當然是個意外,前天午休如常回家吃午飯,換好衣服迅速幫同事提了兩袋垃圾去丟,騎上車原本想著要不要轉到市場去買點東西,但後來還是直接回家,怎知意外就要發生了。到了M大的路口常常是遇到紅燈,這天正好有部宅配車停在路邊司機正在取貨,所以機車停得比較後面,待他將車門拉上於是順勢往前,過沒幾秒燈號由紅轉綠,眼裡注意燈號的變換放心加速前行,怎麼有部車從左側突然彎過來,都已騎到路中了,為閃這突然竄出的車,一煞車我的小黑就是千萬個不願意,還是去和地板做親密接觸了,人車皆摔,這算是來得及反應嗎?如果煞車不及不就兩車撞個正著,一煞車時就知道不妙來不及了救不了車,可惡,起身目光搜尋肇事車,一個女學生停在路邊,還好沒肇事逃逸不然可罪加一等。

照後鏡、大燈都歪了,對方幫我將掉了的東西撿起來,站在路中也妨礙交通,示意對方到路旁,第一時間總是關心車子,怕哪裡破損,車是還能發動,但也沒細看傷多重,一見對方是個小女生又連聲道歉,心軟的就輕易原諒,見她只是個學生車上還掛著剛買的午餐,賠償的事連提都沒提,便告訴她我自認倒楣。身體的傷車子的傷自己處理,回到家才發現手掌有傷口流血,原本這個月不打算請假,就因這意外而少了半天假。如果半路轉去買東西不就不會發生,如果那時車不往前移可能也不會遇上,但事情就是這麼巧合,就好像是該來的躲不掉。

為求安心還是到醫院照了X光,手掌、手肘、腳掌各一,手肘挫傷腳趾瘀血,洗澡時才發現大腿也瘀了好幾處,但骨頭沒事就好,算起來也不是大傷。過了難熬的第二天症狀應該會一天比一天和緩。當晚還有個奇怪的狀況嚇了一大跳,明明是左邊撞傷,怎麼右手完全沒法使力,拿著筆手沒力,一筆一劃花了好久時間才寫出歪歪斜斜的字,記得頭沒撞著怎會如此。

事後想起,當時怎麼會問對方不打方向燈,不是應該指正她要讓直行車先行才對,還有,這麼容易原諒別人,對方會心生警惕嗎?心軟到底好還是不好?尤其後來到機車行修車和老闆提起對方是學生,老闆所說的那段話,他說,通常發生交通事故學生是錯的一方時會一直向對方賠不是,通常會取得原諒,但如果狀況反過來是對方不對,那學生可會什麼東西都要換,或許是他修車碰多這樣的狀況了。

原諒也是種藝術吧?!或許也沒有對或不對,也許別人看來很傻,但在那當下確實是那樣的念頭,因為學生因為知錯,其他的說不出口,在經濟能力來說學生多還是伸手牌,只希望一次經驗日後能守規則一點好好騎車才是,才不枉我這自行吸收的一切。

摔一次車刮花七處,這次小意外還好只是小失血(換殼450,掛號150藥費15),身體也只是小傷,意外難防,受點皮肉苦化解血光災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生活。調色

lyf8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